梦歌文学>历史小说>暹罗雨 BL > 戏里02票
    两杯烈酒对奉柏安来说,不算少,但不到完全醉Si的地步。

    否则如何感受夜风吹面,耳旁尽是隆隆引擎声?怪了,开车怎会有这样的风?

    眼皮力不从心,努力睁开一条缝,勉强知觉自己。

    砰,砰,砰,砰,除了引擎,还有一种奇异的,稳定的鼓音,好像他紧贴着的,其实是一个人的後背,而那鼓音是他的心跳。

    心跳?

    意识迟缓迷离。

    h澄澄的路灯於隧道中拉长成一道道暂留的明线,水泥巨管将声音完全包裹,里面暂止的空气因他们闯入而扰乱。

    凌晨的风又Sh又凉,摩托冲出隧道,温度转瞬骤降,城市的边陲地域,幸而还有温热,让他不至颤抖,但又为什麽温热?

    思绪寸寸颓靡,他几乎以为自己双手紧紧环住的,是一个人的腰。

    挣了挣,动不得,什麽束缚了手腕,那人很暖,毕竟日出前是最冷的,这份暖,很陌生,薄薄的廉价衣料沾染淡淡的菸草味道,沁入鼻尖。

    脑子越来越钝,他终於不敌,趴在那人背上,於风中沉入黎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