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歌文学>历史小说>灯红酒绿,娱乐至死(gb)脑洞短篇集 > 已经熟悉到开始欺负人了
    日过黄昏,天色渐暗。少女抱了本平板倚在床边,握笔点了又点,屏幕明暗半晌也未落下一字。

    “欢颜,我....已经准备好了。”青年换了一身面料有些劣质的纯白衬衫,扣子系到最顶上一颗,领带松松垮垮挂在脖子上,明朝意喉结滚动,能从迟疑的语调里听出他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别怕,如果觉得承受不来可以随时喊停,好吗?”杜欢颜的笑容惬意,半歪过脑袋,懒洋洋地把被子往上扯了些,盖过肩膀,从被子底下伸出一只手来,手指勾了勾,“来,阿朝,靠近些。”

    青年的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,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,乖顺地走到床边,搭在床上的胳膊十分僵硬。

    少女叹了口气,把被子往下扯了扯,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,将两只手分别搭在肩膀两边的床头靠背上,又重新把手缩回被窝里抱紧平板:“像这样,尽量撑住些。”

    靠得有些近,明朝意能看清杜欢颜杏眼上下的每一根睫毛,青年吸气屏息,只觉得胸腔震颤,手臂随着微微发抖,不敢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“阿朝真好看。”杜欢颜忽勾唇轻笑,盯着明朝意的眼睛,声音又轻又认真,好像一片缓缓落在地上的羽毛,勾得人心头发痒。

    “别...别闹,嗯......”青年耳尖泛红,两眼在发出最后一个音节后陡然增大,喉咙里溢出一声低吟,不多时便被他抑制,化为身躯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是最低频率,阿朝难受要和我说,别忍着,好吗?”平板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他体内物件的控制界面,笔记的小窗在衬托下显得楚楚可怜。少女语调温柔,睫毛轻轻扇动。

    身体里的物件嗡嗡作响,之前从未被开发过的后穴只觉得酥麻。奇异的感觉如断藕的丝线似连非连,伴着耳边少女轻柔的嗓音愈发令明朝意软下腰来,仅仅最低档便让他适应不能。

    刚放进去时候的感觉尚能忍受,但现在....

    “阿朝?”大抵是察觉他的异常,少女关了物件,伸手扶住他的肩膀,目光透着关切,“如果受不了不必硬抗,合同里不包含这项。”